古王新闻网


经受今生|蹇人毅:留在心中的友谊

2019-11-12 21:57:04 来源:互联网 浏览数:4758 发布者: 佚名

几年前,在关贸总协定谈判的电视新闻报道中,我经常看到中国关贸总协定谈判总代表龙永图的镜头。作为他多年的好朋友,我真的很高兴他能在国际谈判中展示自己的才华,为恢复中国关贸总协定谈判做出杰出的努力。

龙永图和简仁义(2007)

我和涂勇在一起60多年了,这种友谊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1953年,我们都在贵阳大地小学学习。后来,由于教育制度的改变,我们都转到了杜诗路小学,坐在同一个班。因此,我很好。当时,他的家人住在中华南路矿业公司的宿舍,而我的家人住在省文联科学路,只有一箭之遥。因此,我每天都在路上请他一起去上学。

涂勇从小就很聪明,他的学习成绩也很好。尽管我们俩在同学中有很大的吸引力,相比之下,我的表现不如他的好。以算盘计算为例。虽然我有很好的计算能力,能一目了然地写出数字,但我对公式一无所知。每次他写下简洁的公式,把它卷成一个小纸团,悄悄地递给我,这样我就不会在考场流汗了。放学后,我们也喜欢在一起,踢足球,游泳和画画。那时,我的画是学校里最高的,所以我设计了每一份班级杂志。涂勇负责剪辑里面的人物,但是凭借他的聪明才智,他也可以画一些像样的画。

龙永图在关贸总协定市场上赠送了简仁义纪念邮票和首日封。

高中时,我们都在贵阳第三中学,但是在不同的班级和大学里,我们的专业不同,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每个人都忙于繁重的家庭作业,所以交流较少。即使我们在街上相遇,我们只是友好地聊天,我们也不能像在小学时那样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涂勇被分配到北京工作,所以我们不常见面。

1981年,涂勇回到贵阳探亲。他专程来我家看我。不幸的是,我带了一些学生去安徽黄山写生,但没能见到他。涂勇在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山花》编辑部见到我父亲后,他让我父亲告诉我,他在联合国中国总领事馆工作,希望能和我沟通。他还留下了他在美国的地址。在我从黄山得知后,我非常想和他联系,因为我不知道通过外交部信使团队把信件转到美国的程序,我也从来没有开始写信。但是不久,我收到了涂勇的一封信。虽然只有两页纸,但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家乡和朋友的怀念。他回忆说,近年来在国外,他接触了许多高楼和五彩缤纷的世界,所有这些都只是路过。真正值得回忆和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家乡华西的美丽景色和我们孩提时建立的友谊。这封信还附上了他和他妻子在联合国驻中国总领事馆顶层的黑白照片。将来,我们将每月发一封信。虽然它远离东半球和西半球,但通过鹅来送书将是“天堂仍然是我们的邻居”。

龙永图送给简仁义一张在马尼拉拍的照片。

1983年,涂勇和他的妻子再次回来探亲。我碰巧在度假,所以我有更多的联系时间。他在贵阳呆了很长时间,并邀请我们全家去他父亲家吃饭。虽然那天桌上的食物很丰富,但我正忙着回忆过去,所以我不知道它的味道。从那以后,我们邀请他们的家人回来,拍了很多照片。

几天后,省作家协会的散文作家梁启超邀请涂勇共进晚餐。因为梁启超住在我家后面的一栋楼里,有很多熟人,而且他知道我是涂勇的同学和好朋友,所以他邀请我陪他,和作家何石光在同一张桌子上。他负责超级家庭晚餐的烹饪。食物很美味。他们四个人都有一面(还有超级妻子)。每个人聊了两三个小时。

当时,涂勇急于为家乡的报纸杂志写文章,所以大家的话题都集中在文学艺术上。晚饭后,涂勇来到我家,告诉我他很快就要离职了。在美国工作期间,他遇到了美国各行各业的许多人。他们都很欣赏中国文化,尤其喜欢中国书画。然而,对于外国来说,获得中国书法家和画家的原作并不容易。因此,他们想让我去找他们。我过去喜欢画画。我在书画界有许多朋友。考虑一下并不难,所以我同意了。为此,我特意请戴明贤兄弟来我家。他在贵州组织了许多书法家和画家,为涂勇创作了20多幅书画作品。我记得戴明贤、鲍君毅、李培基、王学岑、周云珍、闵思远和我都参加了。为了表示感谢,涂勇想邀请你共进晚餐。我会把这个转达给明贤哥哥,他代表你拒绝了。

龙永图和中国驻加拿大代表团在中国驻联合国总领事馆顶层合影。

从左至右:罗阳(全国戏剧协会主席)、何华仁(翻译)、简咸宜(代表团团长)、卢石(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黎雄才(岭南画派著名画家)、龙永图(时任联合国总领事馆一秘)。

1984年,我父亲被告知,他将率领一个由中国作家和艺术家组成的代表团通过美国访问加拿大。离开前,我写信给涂勇,告诉他这件事,并委托他照顾我的父亲。因为那时我父亲78岁,去美国的飞机花了21个小时,东西半球的时差可能很难适应,所以我不得不麻烦我的老朋友。涂勇一收到信就给我回了信,询问我父亲的时间和美国之行。

咸宜在联合国总领事馆顶层拍了一张照片。

父亲到达纽约的那天,涂勇亲自开车去机场接他,并为父亲安排了一个舒适方便的地方。在纽约逗留期间,他亲自陪同我父亲进行了一次访问,并照顾好了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当我父亲去美国时,我想请他买一台更好的相机,让我在创作和收集材料时使用。然而,当时对海外人员的美元兑换有严格的限制。每个人只有48美元,这还不够买相机。因此,我父亲很尴尬。在美国逗留期间,何华仁女士(我认识她)告诉了涂勇这件事。涂勇慷慨地买了一台美能达相机,并让我父亲给我。他父亲回家后,他把相机转让给我,让我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还给涂勇的父亲,要求他父亲归还涂勇。第二年,涂勇回家探亲。知道这一点,他应该受到很大的责备。他说是给我的。他怎么能还钱?我说:兄弟,你想结账吗?

剑咸宜和龙永图的父亲拍了一张照片。

1989年,我去山西太原参加了一个关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教育和培训项目成果展览设计的会议。在回Xi安的路上,我参观了碑林,偶然遇见了涂勇。他来到Xi安参加艺术节开幕式。我想谈谈这件事,但是公共汽车时间很短,所以我不得不互相问候,匆匆告别。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可能是在信息时代,每个人都切断了通信。只有在假期里,每个人才会打电话互相祝贺和问候。

龙永图、简咸宜和简仁义拍了一张照片。

1999年,应中国文学研究所的要求,我写了一本五四以来一位著名作家的家庭回忆录《故土不朽诗篇传》,这本书是我在北京工作的孩子简宁送给涂勇的,因为书中多次提到涂勇。涂勇收到这本书后非常高兴,立刻让简宁挂了我的电话,问我他写了哪几页。他用责备的语气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没联系我?”?他还让我去北京出差时通知他。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送他父亲去长途旅行。他告诉他弟弟告诉我,我们将在告别仪式后再见面。他不敢上前,害怕打扰省市领导。他的影响力不好,他保持低调。他的妹妹永平主持了告别仪式。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我想。他的工作太忙了,有时甚至连家人都抽不出时间来照顾他。为什么占用他宝贵的时间?正如我在电话里告诉他的:贵阳的同学和老朋友非常想念你,但他们也能理解你,因为你是一个责任重大的人,所以你不会被打扰。事实上,老朋友和同学只需要把他们的友谊留在心里,这不是也很美吗?

1943年出生,贵州省著名艺术教育家和画家,中国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贵州艺术教育委员会主席、贵州省教育厅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副教授,中等师范学校特聘教师。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南明区美术家协会主席。1990年国际艺术作品奖“安广沙建”。1995年,他被教育部授予曾宪梓教育基金奖。2004-11-2007年,他三次应邀在新加坡讲学,并参加了在贵阳举行的第五届和第六届CPPCC会议。《贵州画报》、《贵州日报》、《贵阳日报》和广州电视台做了许多专题介绍。

祖于1943年5月出生于湖南贵阳。他曾就读于大德小学、杜诗路小学、贵阳第三中学和贵阳第八中学。他于1964年毕业于贵州大学外语系,在英国留学前被分配到对外经济关系系工作。曾任中国驻联合国总领事馆一秘、联合国驻朝鲜发展大使、中国对外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一副主任、对外经济关系部助理部长、关贸总协定谈判总代表、对外经济关系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

他关心自己的家乡,介绍项目,并在广州电视台开设“道上”栏目,作为连接贵州与世界和其他地方的平台。

[独家授权:“体验生活”平台

[运营编辑:尚小溪]


秒速快3app 时时乐 广西快3投注

相关文章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