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王新闻网


历史兴衰投射下的一个魅影

2019-11-03 14:46:52 来源:互联网 浏览数:4998 发布者: 佚名

叶赵岩《南京传》,译林出版社出版

如果没有日出,如果孙权没有迁都南京,南京还会被称为六朝古都吗?当然,历史是无法假定的,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自从孙权于公元229年9月迁都南京以来,这座原本不吸引人的城市就像传说中的“龙虎穴,王气冲天”。一旦这个标签确定下来,这座城市的命运将不可避免地与帝国梦联系在一起。

40多年来,叶赵岩关于南京的著述无处不在,如《艳歌》、《秦淮夜泊》、《1937年的爱情》、《花影》、《花魔》、《流浪夜》、《秦淮老影》、《南京人》...建立南京传记也是自然的结果。

在这本书里,叶赵岩把历史作为整理南京历史的关键环节:从公元211年孙权迁往莫林,到1949年数以百万计的有权势的老师过河,南京是如何一步步走过吴栋统治、六朝金尘、南唐骈安、明清崛起和民国兴衰的;莫陵、建邺、石城、健康和南京的古名有什么历史意义?从竹篱到明城墙,城市体系是如何演变的?孙权、萧炎、李白、颜真卿、李煜、王安石、辛弃疾、朱元璋、朱迪、利玛窦、张之洞、孙中山,这些人物在南京留下了什么不朽的传说...叶赵岩透过南京的窗户看中国历史。在这里,南京不仅是一个叙事空间,也是城市历史兴衰的阴影。

南京靠着这条河直立着。水陆运输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就其地理位置而言,它没有防御的危险,也缺乏防御深度。在冷兵器时代,这里地势平缓,适合大规模部队形成紧密的队伍,城市周围密集的水网为部队通过水路进入提供了有利条件。在武器热的时代,这样的地形也有利于重型武器通过水陆两种方式快速推进,充分发挥装备的火力。总而言之,仅仅从军事角度来看,南京作为皇帝和将军们占领的首都,并不理想。

历史是如此奇怪。南京在历史上十多次被选为都城,即吴国、东晋、宋、齐、梁、陈,这是历史上六朝古都。此外,南京还是南唐、南宋、明朝和南明的首都。它也是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已多次被皇令选为首都。从表面上看,每个都有自己的偶然性。然而,经过仔细考虑,可以发现这些“偶然性”与当时孙权迁都南京有一定的历史渊源。

孙权的迁都有些无奈。日出之地现在是湖北鄂州。当时,它的势力范围远在荆州以西,荆州守卫着西部,有大片肥沃的土地。然而,它面临着来自北曹魏的强大压力。迁都南京实质上是孙权的战略收缩。毕竟,南京是孙武的家乡,有更多的资本与曹魏竞争。

至于后来的东晋、宋、齐、梁、陈,他们也面临着来自北方的威胁。从军事角度来看,主要的基调是防御。他们选择南京作为他们的首都,所以前孙权“验证”了这个城市所谓的“龙虎一体,皇帝的精神”,并实际上为他们各自的君主寻求某种合法性。此外,随着历史的发展,江淮地区的经济发展终于有了很大的改善。作为国家实力的重要基础,人口迅速增长,为“虎中之龙”提供了更多的支撑条件。

朱元璋把南京作为他的首都,这也是一个考虑因素。当时,北元还在掌权,朱元璋的权力只覆盖江淮地区,而他的首都南京显然更有利于凝聚人心。此外,这座城市仍然是六朝努力捍卫的“龙脉”。

成功的篡位者朱迪似乎也不例外。朱迪的大本营在遥远的北方。尽管南京对他来说是合法的,但当他回到北方传统的势力范围时,他的内心更加安全。为了不被指责不服从他的祖先,他把南京变成了一个“首都”。这种灵活性没有真正的意义,只是为他迁往首都提供了一个拙劣的借口。

南宋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南京战略地位的脆弱性。宋高宗选择杭州作为首都,而南京只是“首都”。相反,它“避免”了短暂南京王朝的诅咒。南宋历经五代九帝,建国153年,比六朝和南唐时期长得多。与南京相比,背对大海的杭州显然有更多的伸展空间。

中国传统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在北方。南京作为首都,对北方政权的合法性提出了挑战。出于对南京“龙脉”的恐惧,各个朝代的征服者要么杀了这座城市,如侯景起义、景康起义后的金朝、太平天国等。南京的人口都急剧下降。或者经常压低南京的行政区划,比如“唐朝仍然不能放心南京的潜在王琦”如何做到,继续降级,降低城市水平”;或者从名字上削弱城市的影响力。例如,1645年清军攻占南京后,南京从“英田”变成了“江宁”...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消除城市中所谓的“龙脉气”。

南京与南京过分重视“龙脉之气”的皇帝和将领的区别在于,“在南京历史上,有不止一个被征服的皇帝,包括后主陈后主、李后主的孙子”和南明的朱友松。叶赵岩指出:“南京是一个“备胎”王琦”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说,雄心勃勃的人用“王琦”来谈论事情,而成功的人则想压制这种事情。因此,有两种“别有用心”。古代反叛者反抗“王琦”,统治者会尽力阻止这一点

南京有着近2600年的城市建设和500年的基本建设历史。作为皇帝和将军们为之献出生命的首都,南京比它带来的荣耀遭受了太多的破坏。不同于频繁与皇权交替的灾难,人口迁移给城市带来了许多不同的文化。叶赵岩指出,“魏晋风度起源于北方,真正能够发扬光大的,应该是六朝时期的南京”。李白是唐代著名诗人,仅在南京就写了70多首诗。文化融合也给南京带来了许多新的变化。例如,“东晋以后的南京没有任何富人区,居住区似乎更自由、更随意。它可能是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同居,也可能是穷人和富人的混合。”

所有的历史都是未来的预兆。南京的“备胎”魅影早已消失。当流血被冲走时,南京以“诚实、诚实、博爱和宽宏大量”为城市精神,并牢牢记住了这一点——这也许是历史留给这座城市的最大遗产。


安徽11选5投注

相关文章

栏目热门